blog posting

新年素食100天


前年,陪着韩国来的师长,我在一家素食馆吃过层次分明的红烧肉,彼时喉咙数度哽咽,险些躲到一边开闸。那时我才发现,吃素是一件水很深的事情,如果盗版的肉味远远超过正版。

两月前,很普通的一个日子开始,好像坚果忽然落在头上,输入了一道命令,次日起,我萌生了一个小小的愿望,希望专心吃素100天,一心一意仿效慧能老师,“但吃肉边菜”。

开始的几天,身体处于抵御状态。经常像找不准阵营的投机分子,不知哪边的便宜更大。一阵肉味飘来,好似孙二娘的肉包弹,瞬间便能瞄准我的贪心。如果这时,对面同事跟着打趣:哦,你把肉挑出来的动作好怪异哟,是不是想送进口里?顷刻间,一座大山就要倒下,只见我以动人的勇气,把举到嘴和盘盏相等距离的筷子,坚定地移向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那一边。

因为缺少毅力的喂养,庞大的自我经常出来添乱。有一阵,吃完饭,潜意识会撒娇搬地快速拨号:没饱。谢天谢地,正念及时赶到,马上应答:养生。

一些熟视无睹的建筑变得醒目起来。肯德基的广告密集到刺眼,刚跳下车,不曾躲及,转身路边又“堡”体横陈,好像专来瓦解我吃素的热情。我甚至不知,还有什么理由再迈入吉野家,那里的盖浇饭……哦?竟然有全素蘑菇饭!好极了!

吃肉的日子,多半会挑剔吃什么,到哪里吃。而吃素,没得可挑,很简单就是一个填饱。生活简单到“填饱就好”的时候,一系列红包竟接踵而至:精神好了许多,走路轻了许多……也许是纯粹的个人体验,小鸟离得越来越近(如果你不小心发了这样的愿:不伤害任何众生)。“阿凡达”的理论是,所有的树,在深层次上,根是连在一起的。动物与人,更不例外。

为了安抚素了数日的饥肠,有太阳的中午,我开始侦察街头的素食地盘。嘉和一品和宏状元,中式食府,擅长葱花饼和素锅贴。坐下来,可以适当添一盘菠菜粉丝。薏仁南瓜粥冒着热气端上来,手抓饼小心烫哦。“面爱面”和“味千”,嗯,什蔬炒饭和拉面都超有吃感,如果配上一小瓮骨汤(初级阶段,肉汤不算肉哈),那就太美了!如果对面坐着一个喊了半天饿的人,再添一客什蔬天妇罗,红薯被油煎过,滋味翻倍。大娘水饺,芹菜豆干馅,很赞的。

其实,就连麦当劳也可以吃之若素:要一客摇摇薯条,一个香芋派或菠萝派,一杯鲜榨汁。

素吃到两月以上,肉和素的界限越来越模糊,对面有人狂啃猪肘,我竟能熟视无睹地吃完最后一根芥兰,抹抹嘴,深度满足。

更多信息: 代付/接码/钱包/跑分